潮流现代

穆熙妍 香蕉你个芭乐

现在韩剧流行,一天到晚有人把男主角的台词贴出来,如癡如醉,而我不动如山。我没有感情表达障碍,丝毫无动于衷的原因是因为,我身处在一个非常有耳福的行业。自从开始写作,身边文化工作者越来越多,大家讲话天生自带撩妹技能,随便一个人都分分钟完爆宋仲基。上週大家在群组里聊到一个名人,我表示她说话方式咄咄逼人,侵

潮流现代2020.07.28

现在韩剧流行,一天到晚有人把男主角的台词贴出来,如癡如醉,而我不动如山。

我没有感情表达障碍,丝毫无动于衷的原因是因为,我身处在一个非常有耳福的行业。自从开始写作,身边文化工作者越来越多,大家讲话天生自带撩妹技能,随便一个人都分分钟完爆宋仲基。

上週大家在群组里聊到一个名人,我表示她说话方式咄咄逼人,侵略性太重,我不喜欢。

海云马上就说,我也不喜欢!

我问为什幺?她立刻回答,因为妳不喜欢;妳不喜欢的,我也不喜欢。

女人有时候就是要听这种毫无理智的甜言蜜语,瞬间我就化了。

我的另一位作者朋友,那天痛心疾首地发文,说女人不要只顾外表,更要充实内心,免得价值越来越低之类。他振振有词表是女生该“少发自拍,多读书籍”,我虽然同意这个观点,但开玩笑对他说,现在都不敢发自拍了,要发也不给你看见。

他回答,Themis妳尽管发,颜值即正义。

Themis是希腊神话中,一手持剑一手持天秤的那位,是正义女神的意思。

夸奖人还这幺有典故,不愧是写书的。

我大概也是天生自带情话技能的那种人,有次一个女生朋友和我约好见面,但她因为最近很忙,本来说好当天要再和我确认时间,后来并没有与我联繫。我也没催她,到晚上她急急忙忙打电话给我,拼命道歉说她忘记了。

我笑说,我知道啊!

她很懊恼,问我怎幺不提醒她,我说这是小事,我们再约就行,妳没和我联络,表示有更重要的事,那就去做没关係。

她问,“万一我没事,只是在家呢?”

我回答,“那更好,妳最近这幺累,最需要放鬆休息了。最重要的是,我想妳知道,在妳不得不因别人为难自己的时候,有件事和有个人,是妳可以任性可以忘记的,而且不用怕谁生气。”

可能她真的压力很大,因为她突然哭了,我想如果我是男人,她会嫁给我。

但最奇特的情话,是我有天在一家咖啡店听到的。

那是一个下雨的周五,我刚结束拍照準备赶下一个行程。经纪人忙着联繫,助理大包小包,上个工作进度超前,我们还有一点时间,于是一行四人通通去路边一间咖啡店里休息。

刚坐下没多久,化妆师和助理还在研究饮料单,我就听见隔壁桌传来一句小小声的广东话,“仆街!”

仆、仆街?

以前在温哥华认识许多说广东话的朋友,我能听懂一些,不过就算不懂,应该也明白这一句很通俗的粗话。我微微转过头,看到隔壁桌一个斯文的年轻男生,正拿着手机深思,像在打手游,旁边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两人大概是情侣。

那句话应该是他说的,因为在我目光停留的时候,男孩冷不防又脱口一句,“丢你老母!”

他有点紧张,一边说一边抬起眼来偷瞄女朋友,音量虽然小,但我却清晰可闻。令人惊讶的是,女孩听见这句粗口,本来有点害羞的脸,居然笑了。

她笑了,是真的打从心底高兴的那种,眼睛瞇瞇地弯着,彷彿男孩对她朗诵的是莎士比亚或拜伦的诗。

我惊骇得连饮料都忘记点,好像準备考试的学生,拿到试卷才发现老师出的题目根本在指定学习範围之外。

现在年轻人已经变成这样了吗?情话都这幺重口味?妈妈啊我想回家,这个世界我看不懂啊!

接下来一小时,就在男生一边打手机游戏,一边时不时低声爆出一两句髒话中度过,而女生越听越开心,还以非常感动的眼光看着男朋友。男孩的音量其实不大,说的都是不太标準的广东话,大概只有我们这桌人听得见,但还是令人不太舒服。

时间到了,我们站起来要走,结帐后刚到门口,后面突然传来一句,对不起!

我转头一看,是刚刚那个大男生。

我的脸上充满狐疑,他不太好意思,“刚刚坐在妳们隔壁桌,说的话不太文雅,真对不起。”

 “喔,没关係,”我有点诧异,又忍不住好奇,“可是...你为什幺要一直爆粗口?”

他脸都红了,“因为我女朋友是交换学生,自己一个人在台北,她常常很想家,可是没有人和她说广东话。”

“我很想学,但语言天分很差,身边也没什幺人会讲,学来学去都是一些不雅的词,”他抓抓头,“她今天又难过了,所以我才想逗她开心,打扰到妳们了吧!真对不起。”

瞬间我就释然了,不知道是因为温柔的心意,还是明白这世界还在我的理解範围之内,鬆了一口气。

讨厌叠字的人,心甘情愿叫你宝宝,明明是个音癡,义不容辞陪你唱歌。或许对方没有宋仲基的颜值,都敏俊的长腿,苏志燮的腹肌,但那些帅气男主角们说出来的台词,都比不上一个在角落打手机游戏,用发音不準的方言讨妳开心的傻瓜。

说到心里的,才是情话。

我爱你,香蕉你个芭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