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兴

680元游港珠澳?游客被强制消费必须逛足4小时

只需要花680元,就能参加一次香港、澳门、珠海三地的“六天五晚游”。这让萧山的朱女士心里乐开了花,以为捡到了大便宜。结果,她被拉进了一家又一家的购物店强制消费!更过分的是,在商场里不逛4个小时,导游还不让她出来!昨天,杭州12345召集杭州市旅委、杭州市旅游执法支队召开现场协调会,对这起旅游中遭遇的

人物新兴2020.08.11

只需要花680元,就能参加一次香港、澳门、珠海三地的“六天五晚游”。
这让萧山的朱女士心里乐开了花,以为捡到了大便宜。
结果,她被拉进了一家又一家的购物店强制消费!
更过分的是,在商场里不逛4个小时,导游还不让她出来!
昨天,杭州12345召集杭州市旅委、杭州市旅游执法支队召开现场协调会,
对这起旅游中遭遇的“强制消费”退款问题现场督办。
朱女士在萧山开了一家理发店。去年10月,一位顾客来做头发的时候,聊起一个“好消息”。
这位顾客是杭州健身腰鼓协会的会员。
她说,协会组织会员去香港参加汇演,还可以在香港、澳门和珠海三个地方玩一圈。
“我虽然不是会员,但他们说也可以报名。
会员的报名费是380元,不是会员就要贵一点,680元。”朱女士说。
朱女士向协会在萧山的一个组长报了名。很快,组长来收了报名费。
不过,他没有给朱女士发票,也没有和她签旅行合约。
朱女士通过微信收到了一份旅行行程。
这次旅行六天五晚,包括香港、澳门、珠海三个地方。“我一开始也有过疑问,
为什幺旅行价格这幺便宜?但他们说,这是去演出的,腰鼓协会贴钱的。
我想想也有道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这次出去旅游是必须要购物的。”
去年10月24日,他们从杭州东站坐普通列车出发去香港,“这次,团友总共约50人。
我们是其中一个小团,20多人。年龄最大的70多岁了,我50多岁,算是年龄比较小的。”
朱女士说,到达香港前,一个姓杨的领队专门叮嘱,
如果有人问起,一定要说大家是来参加表演的演员。“后来才知道,根本没有什幺演出。”
旅行第一天,朱女士和团友们还算开心,参观香港的景点,拍了不少照片。
然而,第二天开始,旅行就进入了噩梦般的“购物模式”。
“基本没怎幺玩,就是带我们进一个一个购物店。
后来的澳门和珠海也一样,我记不得到底去了多少个店,
反正卖的都是珠宝、手錶、玉器,还有香水、照相机什幺的。”朱女士说。
朱女士回忆,在香港,他们进的第一个购物店,面积大概只有100多平米,
密密麻麻挤满了顾客,“人挤人啊!但导游说了,必须要在店里呆满四个小时!
不买东西,就不让我们出来。我实在觉得气闷,就跑到外面来透透气。
没想到,导游看见又把我请了进去。
后来,我乘导游不注意,又悄悄溜出来,躲了一个多小时。”
朱女士说,香港那边的一个女导游特别凶,一直在骂人,“她说什幺,我们出来旅游的费用,
都是这里的老闆出钱,要我们必须购物!团里有的人气不过,还和导游吵了起来。
我们都吓死了,出来旅游哪里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啊!”
就这样,朱女士在澳门花了6000多港币,买了一条项链;到珠海,又被迫花了7600元,
买了好几块玉石——不光是朱女士,不少团友都买回了一堆物品。
回到杭州,朱女士和家里人说起这些经历,越发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
几天后,她和团友一起,找到了杭州市健身腰鼓协会,
以及当时给他们开行前会的杭州自游天下旅行社。
大家要求,退回这些被强制消费的物品。经杭州市旅委协调,一段时间等待后,
朱女士和团友在珠海被强行消费的费用成功退货退款。
去年12月,杭州市健身腰鼓协会收回了团员们在香港和澳门购买的物品,
承诺协助退货,但退款却一拖再拖,团友们至今没拿到钱。
昨天的现场督办会上,负责此事的杭州市旅游质量监督管理所市场督查科阙科长说,
他们一直在跟进退款进展,但也遇到不少难处——
调查发现,杭州市健身腰鼓协会现任的会长姓朱,这位朱会长具有“双重身份”——
他同时也是杭州自游天下旅行社的法人。“事件中,从介绍产品到组织会员外出,
他一直用的是健身腰鼓协会会长这个身份。除了行前会借用了杭州自游天下旅行社场地外,
没有任何凭证能证明这次出游和自游天下旅行社有关联。
” 阙科长说,他们多次去现场都没找到朱会长,“员工说,
这次旅行是由健身腰鼓协会搞的。但对于这个协会,我们没有直接的管辖权。”
据了解,目前,团友们在这次旅行中被强制消费又尚未退回的费用总计3.4万元。
阙科长说,如果可以证明此次活动主办方是自游天下旅行社,他们就可以动用旅行社
在行业管理处的质保金先给团友退款,“但现在,没办法证明这是旅行社的行为。”
现场协调会上,工作人员再次通过电话联系了朱会长。朱会长电话中做出口头承诺,
会在当天退回朱女士的退款。其他团友的退款,也会在下周之前全部完成。
昨天下午4点,钱报记者接到朱女士来电,表示已收到退款。
对这一处理结果,她表示很满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